鸦兴

一条大大的咸鱼。

【扶嬴】山有扶苏[全]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山有桥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①
    扶苏迷迷糊糊中听到有温柔的女声在轻轻低唱,悠远的仿佛阿娘在世时常哼的曲调,轻松愉悦,可那般嬉笑怒骂间传出的甜腻却莫名使他难过得想哭。
    【阿耶……】

 

    高高的祭台上,这世间最尊贵的男人顶天立地,那繁重的冠服更衬得他背影伟岸高大。玉旒串上珠子叮咚碰撞的清脆音响声声紧扣祭词的吟唱,四围的巫师手舞足蹈间台上事先刻画的符文仿佛活了起来,张牙舞爪恰似赤龙蔽日。

    那男人的脸,是扶苏闭着眼都能描摹清晰的。一双剑眉斜飞入鬓,目若星辰精光奕奕,鼻梁高挺浅唇凉薄,还有他如刀削斧琢的脸廓刚毅俊朗,浑身散发的凛然刚正之气驱散了所有阴晦之物。
    这是世间最优秀的男人,也是他的阿耶,最优秀的阿耶。
    嬴政,他的嬴政。
    扶苏低垂下眼睑以掩住他过于外露的情感。这样大逆不道、不容于世的心思是见不得光的,永远只能宣诸于心。
    他是如此贪婪的珍惜这样的每时每刻,他生怕有那么一天,连这样子想想都不被允许了。
    泥足深陷讲得大概就是他了,如此也算是回不了头了。
  

〖轻盈舞伎含芳艳,竞妆新脸。步摇珠翠修蛾敛,腻鬟云染。
  歌声慢发开檀点,绣衫斜掩。时将纤手匀红脸,笑拈金靥。〗②
    宴间有美人献舞,那姿容当真是一等一的艳丽。天碧罗衣拂地垂,美人初着更相宜,宛风如舞透香肌。③有碧纱罗衣拂过面前留下一缕幽怨的冷香,扶苏双目无神地注视着前方,思绪如美人袅袅娜娜娉娉婷婷的舞姿,柔软迟缓、一团乱麻。
    若自己能是那美人……
    美人的情感炽烈奔放如四溅的火花,大胆而不加掩饰得直现于人前。那秋波流转间对嬴政的爱慕迷花人眼,是了,他本该如此引人注目。
    扶苏只求一日,能将这样不能启齿的感情告知那人,那样放肆的赤裸的将心中所想展现在他面前,也就知足了。知足常乐,扶苏想要的一直不多。
    毕竟嬴政对他这大儿子付出了太多的心血,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即使他是如此的嫉妒胡亥可以在那人跟前恣意胡闹而不受责备,反倒备受荣宠。那是扶苏做梦都想拥有的,最奢侈的东西。
    那样温柔的宠溺的慈父形象是永远专属胡亥的。
    呵!他的小儿子。
    扶苏仰首一倒,满口醇香只品出了苦涩一味,而酒精的麻醉却让他情绪愈发的外露。
    【真是喜欢你呢,阿耶……】他喃喃的低语被美人婉转如出谷黄鹂的优美歌喉所掩盖 ,没人在意有些失态的公子扶苏。只当是少年情窦初开又不胜酒力,已是吃醉了呢。
    真真假假,真醉才一了百了。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山有桥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
    朦朦胧胧间扶苏看见素净的女子在温柔哼唱,那般悠远的曲调仿佛是阿娘在世时常哼的轻唱,言语间的轻松愉悦与打情骂俏的甜腻却莫名使他难过得想哭。
      【阿耶……】

    这按理来,皇子是不能随侍在帝王身边的,但胡亥年纪尚小,把他一个人扔在下面和那么多人混在一起,嬴政又放心不下,就干脆把人带在了身边。
    而现在夜露深重,小小的胡亥抵不过沉沉的睡意,本能的在嬴政怀里以他最舒服的姿势缩成了个球,软软小小的一团可爱极了。偶尔口齿不清的呢喃几声,糯糯的童音听得嬴政心也软得一塌糊涂。
    他没有喊人,而是亲自胡亥抱进了宴厅的内室,这间空置许久的屋子此刻总算是派上的它的用场。
    毕竟胡亥所享受的,其实是两个人的宠爱。
    待嬴政安置妥当了胡亥,厅内的人他早已下旨让他们退下了,唯有醉得神志不清的扶苏依然倒在桌上。
    嬴政下意识的一皱眉,一句喝斥几乎就要脱口而出:“身为我秦大公子,如此成何体统!”
    可这句话下一刻就被扶苏一句醉后真言噎了回去,“别走,阿耶……我喜欢你啊……”
    那句低低的甚至支离破碎的话带着点哭腔,扶苏无意识的抬起头,平时总是温润若水的眼眸中噙着点滴泪花,俊美秀气的五官柔和得几乎化成了一滩水,是真的醉了。
    嬴政心头一跳,清醒的扶苏不是这样的,他总是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脆弱死死地掖好,连带着面对自己时也永远是懂礼仪、知进退的模样,他们之间疏离地完全不像一对父子。
    君臣,只是君臣。
    对于扶苏来说,与嬴政,应该是先臣后子,真正的臣子。
    可不能说不骄傲的,如此优秀的儿子。即使平日里嬴政总是不露声色。
    虽然难免有些遗憾扶苏比不得小儿子与自己的亲近,但他也清楚地知道,这才是一个合格的继位人应有的样子。
    不过也许正是因为扶苏超越年龄的懂事,以至于嬴政都忘了,扶苏他其实只是个十几来岁的孩子,再是早慧,也不免会落入寻常孩子的俗套里,扶苏会痛,也会哭;他会在做成一件事时渴望父亲的肯定,也会暗暗嫉妒一下嬴政对胡亥的放纵与宠溺;他会想要亲近父亲,却总是时刻牢记自己的本分,在合理的度前止步不动。
    这些平日里总是收敛的好好地的情绪似乎终于攒过了量,今次毫无预兆的就爆发了,格外猛烈。就连眼中明晃晃的委屈也满得像要溢出来了。
    嬴政叹了口气,自己果然对他逼得过于紧迫了。扶苏是个好孩子,即使宠一点他,想必也是会谨守本分的。想通了这一点,嬴政不再犹豫,上前一个横抱揽过少年,大步走向自己的寝殿。

 

    夜很深,天边的星子高挂当空,密密的,透着无言的寂寥。

    扶苏一睁眼,入目的便是床顶腾飞的神龙,以及象征着尊崇地位的玄色。这不是自己的寝殿。他下意识地望向床边,嬴政趴在那里,眉头紧皱神色疲倦,似是睡得相当不安稳。

    “又是梦啊……”扶苏伸手轻轻地揉开嬴政紧皱的眉头,神色复杂。

    “原来我的渴望,竟已是不堪到如斯地步了吗……”

    这里是皇帝的寝宫,是素来备受荣宠的胡亥也不曾踏入的禁地,是嬴政的,私人领域。

    扶苏蓦地伏过身去,缓缓地、缓缓地将头靠近嬴政,在那人身上蹭了蹭,神情一如依赖父亲的天真稚子。

    “阿耶,您会愤怒罢,会失望罢。

    “您的儿子,竟然对您生出了这般大逆不道的心思。”

    扶苏用手细细地描摹着嬴政的五官轮廓,那是他爱极了的模样,英挺而有威严,亦散发出成熟男人的魅力。

    扶苏的脸透着病态的苍白,眼眸却红的滴血,他的动作愈发的放肆大胆了,鼻息尽数喷洒在嬴政脸上,不难看出他的狂热与疯魔。

    他当然清楚,这样的心思被嬴政知道的后果,最好也不过是贬为庶人终生不见,但不是不渴望啊。

    扶苏近乎于贪婪的享受着这片刻的温存,乘着三分醉意七分癫狂,在他所以为的美梦里,吐露了心声。

    “阿耶,您知道吗,我对您,可不只是喜欢啊……我做梦都想像现在这样,看着您,看着您,看见您的笑啊……我知道,我知道您不可能会接受我的感情,所以我努力地成为您所希望我成为的样子,只是想您多看我一会儿,想您为拥有我这样一个儿子而感到骄傲。

    “这就够了,这样就够了。别的所有的一切,就让它烂在心里,永远的成为渴望吧……

    “只要别剥夺我,爱您的权利……

    “阿耶,我爱你,不是因为您是我的君王我的父亲,而是因为你,只是爱着你。”

    扶苏停下了手,他轻柔地不带丝毫情欲地,吻上嬴政的嘴唇,他在做着以前只敢肖想的一切,只是为了将这段感情做一个了结,带着绝望的,了结。

    然后他看见了一双睁开的眼睛,看见那个男人带着他天生的霸道,不容人拒绝的亲吻上来。

    他笑了。

 

    日光倾城,那些金黄色的小东西钻过窗棂溜进屋子里,平添几分淡薄之色,却也足以将四围照得亮堂堂的。

    色冷光却暖。

    那些偏冷的光大片大片地打在嬴政的侧脸上,显得他英武的身姿好似神祇闪闪发光的金像,但他嘴角微微的笑容,却有着神像没有的带着丁点虚无的温柔。他提着狼豪的手修长有力,骨节分明,下笔刚劲利落,带着一股子认真的男人味儿。

    扶苏看呆了。

    他再次醒来迎接他的就是这样一幕,温馨和软的氛围让他产生了脚踩云端的飘然感,简直像梦一般。

    确实,整齐的床铺让昨夜所有的一切,都像是一场荒唐的春梦。

    如果真是春梦那倒好了。扶苏苦笑。

    他一时不知道干什么,却依然稳稳地下地,一件一件套上那些繁杂的衣物,一同套上的,还有一面一面的伪装。

    穿上了所有的衣物,他就不再是昨晚任意妄为初尝情欲的毛头小子,而是大秦皇朝的帝君最信任的臣子与儿子,他不再拥有选择的权利。

    即使这个权利是嬴政亲自赋予的也一样。

    一步一步的,扶苏走到了嬴政面前,恭谨地跪下。

    “臣有罪。”扶苏的脸庞在阳光的照射下明明灭灭,声音丁点也探不出他此时的心境。

    “有何罪?”嬴政搁下笔,抬眼望去,眼眸幽深不见底。

    扶苏没有回答,漫长的沉默是两人之间无声的拉锯战,屋子里静谧得仿佛被冻住了一般,扶苏不打算低头。

    他放纵了自己一夜,却没有从此贪恋下去。

    “罢罢罢,你走吧。”嬴政蓦地一挥手,一声叹息消散在空气里。

    “谢陛下。”扶苏转身,毫不犹豫地踏向前方遥远的光明,他的身影光辉尽洒,阳光模糊了界线,竟让人分不清虚幻与真实。

    他们是两条相交的线,在某一个点短暂地产生交集后,却没有一直停留在那里,而是温存过后一往无前地朝着各自的方向独自走下去,即使他们是多么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最美好的一刻。

 【阿耶,我想成为你所希望的模样。】

                                                                                                    全文完

————————————————————————————————————-

注:①出自《诗经》的《山有扶苏》

    ②《后庭花其二》毛熙震

    ③《浣溪沙其二》 欧阳烔

 一点乱七八糟的小感言:

  • 全文终于写完了!结尾不是很满意,有空会进行二次修改吧,但是已经把我想表达的东西全部说出来了。

  • 这篇文因为原稿丢失的原因,我补结尾补得很不顺畅,实在是我不记得我当初是怎么想的,只模糊的有个渺远的印象。

  • 双向暗恋,这是篇开始就想好的双向暗恋,但却注定不能走到一起,这是我想了很久,最终敲定的结局,虽然最终,笔力并不足以支持我写出想要的感觉。结尾怎么写,都有种仓促的感觉,希望过段时间,我能将它完善吧。

  • 原来的稿子被机油评价看不懂,但现在的样子又觉得写得太开了,sad。陛下是帝君,天下都是他的,他有那个任性挽留的资格,可是扶苏没有。以扶苏的性格,当然是不愿意以那样的身份留在陛下身边的。

  • 可我相信时光会泯灭一切,终有一天,他们会放下所有,一起迈向光明,我不希望他们之间的爱情,永远躲在黑暗之下。他们,本该堂堂正正,不拘泥于世俗。

  • 就是篇谈恋爱的小短文啦,不谈历史上的下场我们还能愉快玩耍。就这样吧,感谢观赏ww

  • 以及,有勇气把我的嗑唠看完的姑娘,悄悄告诉你们,下篇是甜哒,嗯,HE背景下的撒糖文。【and有姑娘要看中间拉灯的肉嘛,没人要看就这样愉快的拉灯啦~

 

评论 ( 10 )
热度 ( 30 )

© 鸦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