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兴

一条大大的咸鱼。

【扶嬴】山有扶苏 03

  • 全文完了,这里补一补ww

  • 前文请走 01 02

——————————————————————————————————————————

夜很深,天边的星子高挂当空,密密的,透着无言的寂寥。

扶苏一睁眼,入目的便是床顶腾飞的神龙,以及象征着尊崇地位的玄色。这不是自己的寝殿。他下意识地望向床边,嬴政趴在那里,眉头紧皱神色疲倦,似是睡得相当不安稳。

“又是梦啊……”扶苏伸手轻轻地揉开嬴政紧皱的眉头,神色复杂。

“原来我的渴望,竟已是不堪到如斯地步了吗……”

这里是皇帝的寝宫,是素来备受荣宠的胡亥也不曾踏入的禁地,是嬴政的,私人领域。

扶苏蓦地伏过身去,缓缓地、缓缓地将头靠近嬴政,在那人身上蹭了蹭,神情一如依赖父亲的天真稚子。

“阿耶,您会愤怒罢,会失望罢。

“您的儿子,竟然对您生出了这般大逆不道的心思。”

扶苏用手细细地描摹着嬴政的五官轮廓,那是他爱极了的模样,英挺而有威严,亦散发出成熟男人的魅力。

扶苏的脸透着病态的苍白,眼眸却红的滴血,他的动作愈发的放肆大胆了,鼻息尽数喷洒在嬴政脸上,不难看出他的狂热与疯魔。

他当然清楚,这样的心思被嬴政知道的后果,最好也不过是贬为庶人终生不见,但不是不渴望啊。

扶苏近乎于贪婪的享受着这片刻的温存,乘着三分醉意七分癫狂,在他所以为的美梦里,吐露了心声。

“阿耶,您知道吗,我对您,可不只是喜欢啊……我做梦都想像现在这样,看着您,看着您,看见您的笑啊……我知道,我知道您不可能会接受我的感情,所以我努力地成为您所希望我成为的样子,只是想您多看我一会儿,想您为拥有我这样一个儿子而感到骄傲。

“这就够了,这样就够了。别的所有的一切,就让它烂在心里,永远的成为渴望吧……

“只要别剥夺我,爱您的权利……

“阿耶,我爱你,不是因为您是我的父亲我的君王,而是因为你,只是爱着你。”

扶苏停下了手,他轻柔地不带丝毫情欲地,吻上嬴政的嘴唇,他在做着以前只敢肖想的一切,只是为了将这段感情做一个了结,带着绝望的,了结。

然后他看见了一双睁开的眼睛,看见那个男人带着他天生的霸道,不容人拒绝的亲吻上来。

他笑了。

 

 

    日光倾城,那些金黄色的小东西钻过窗棂溜进屋子里,平添几分淡薄之色,却也足以将四围照得亮堂堂的。

    色冷光却暖。

    那些偏冷的光大片大片地打在嬴政的侧脸上,显得他英武的身姿好似神祇闪闪发光的金像,但他嘴角微微的笑容,却有着神像没有的带着丁点虚无的温柔。他提着狼豪的手修长有力,骨节分明,下笔刚劲利落,带着一股子认真的男人味儿。

    扶苏看呆了。

    他再次醒来迎接他的就是这样一幕,温馨和软的氛围让他产生了脚踩云端的飘然感,简直像梦一般。

    确实,整齐的床铺让昨夜所有的一切,都像是一场荒唐的春梦。

    如果真是春梦那倒好了。扶苏苦笑。

    他一时不知道干什么,却依然稳稳地下地,一件一件套上那些繁杂的衣物,一同套上的,还有一面一面的伪装。

    穿上了所有的衣物,他就不再是昨晚任意妄为初尝情欲的毛头小子,而是大秦皇朝的帝君最信任的臣子与儿子,他不再拥有选择的权利。

   即使这个权利是嬴政亲自赋予的也一样。

    一步一步的,扶苏走到了嬴政面前,恭谨地跪下。

 “臣有罪。”扶苏的脸庞在阳光的照射下明明灭灭,声音丁点也探不出他此时的心境。

 “有何罪?”嬴政搁下笔,抬眼望去,眼眸幽深不见底。

   扶苏没有回答,漫长的沉默是两人之间无声的拉锯战,屋子里静谧得仿佛被冻住了一般,扶苏不打算低头。

   他放纵了自己一夜,却没有从此贪恋下去。

 “罢罢罢,你走吧。”嬴政蓦地一挥手,一声叹息消散在空气里。

 “谢陛下。”扶苏转身,毫不犹豫地踏向前方遥远的光明,他的身影光辉尽洒,阳光模糊了界线,竟让人分不清虚幻与真实。

   他们是两条相交的线,在某一个点短暂地产生交集后,却没有一直停留在那里,而是温存过后一往无前地朝着各自的方向独自走下去,即使他们是多么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最美好的一刻。

 【阿耶,我想成为你所希望的样子。】

                                                                                   ——————————————————————The End

 

 

 

 

评论 ( 7 )
热度 ( 17 )

© 鸦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