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兴

一条大大的咸鱼。

【扶嬴】山有扶苏 02

  • 第一章看这里→01

  • 其实早就写出来了但就是不想码字没错你就是懒,我真的很忐忑啊,就怕把陛下和扶苏毁了有人要打我【喂喂

  • 还是希望大家能喜欢,我心目中的他们【鞠躬

——————————————————————————————————————————

这按理来,皇子是不能随侍在帝王身边的,但胡亥年纪尚小,把他一个人扔在下面和那么多人混在一起,嬴政又放心不下,就干脆把人带在了身边。

而现在夜露深重,小小的胡亥抵不过沉沉的睡意,本能的在嬴政怀里以他最舒服的姿势缩成了个球,软软小小的一团可爱极了。偶尔口齿不清的呢喃几声,糯糯的童音听得嬴政心也软得一塌糊涂。

他没有喊人,而是亲自胡亥抱进了宴厅的内室,这间空置许久的屋子此刻总算是派上的它的用场。

毕竟胡亥所享受的,其实是两个人的宠爱。

待嬴政安置妥当了胡亥,厅内的人他早已下旨让他们退下了,唯有醉的神志不清的扶苏依然倒在桌上。

嬴政下意识的一皱眉,一句喝斥几乎就要脱口而出:“身为我秦大公子,如此成何体统!”

可这句话下一刻就被扶苏一句醉后真言噎了回去,“别走,阿耶……我喜欢你啊……”

那句低低的甚至支离破碎的话带着点哭腔,扶苏无意识的抬起头,平时总是温润若水的眼眸中噙着点滴泪花,俊美秀气的五官柔和得几乎化成了一滩水,是真的醉了。

嬴政心头一跳,清醒的扶苏不是这样的,他总是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脆弱死死地掖好,连带着面对自己时也永远是懂礼仪、知进退的模样,他们之间疏离地完全不像一对父子。

君臣,只是君臣。

对于扶苏来说,与嬴政,应该是先臣后子,真正的臣子。

可不能说不骄傲的,如此优秀的儿子。即使平日里嬴政总是不露声色。

虽然难免有些遗憾扶苏比不得小儿子与自己的亲近,但他也清楚地知道,这才是一个合格的继位人应有的样子。

不过也许正是因为扶苏超越年龄的懂事,以至于嬴政都忘了,扶苏他其实只是个十几来岁的孩子,再是早慧,也不免会落入寻常孩子的俗套里,扶苏会痛,也会哭;他会在做成一件事时渴望父亲的肯定,也会暗暗嫉妒一下嬴政对胡亥的放纵与宠溺;他会想要亲近父亲,却总是时刻牢记自己的本分,在合理的度前止步不动。

这些平日里总是收敛的好好地的情绪似乎终于攒过了量,今次毫无预兆的就爆发了,格外猛烈。就连眼中明晃晃的委屈也满得像要溢出来了。

嬴政叹了口气,自己果然对他逼得过于紧迫了。扶苏是个好孩子,即使宠一点他,想必也是会谨守本分的。想通了这一点,嬴政不再犹豫,上前一个横抱揽过少年,大步走向自己的寝殿。

 

 

评论 ( 4 )
热度 ( 20 )

© 鸦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