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兴

一条大大的咸鱼。

【蛇村】山王高的虐狗番长 04

餐前贴士:
1.无脑傻白甜,剧情勿深究。
2.逻辑君已经掉线,请不要怀念,它死了。
3.本章回忆杀,阳光傻蛇×包子甜村
4.第一章和第三章有为了贴合逻辑链的小细节添加,一句话总结就是这个哥哥我曾经见过(

———————————————— 

        眼镜蛇一拳头把身前最后一个人打倒在地,末了他抹了抹嘴角,又和旁边的朝比奈大和碰了个拳。
  几个人鼻青脸肿浑身挂彩的少年互相对视了一眼,一边嘲笑对方被揍得太惨一边勾肩搭背的朝着酒吧有去。
  他们几个才入学无限高不久,因着与无限高番长龙也从小相识的情谊自然而然进了他的麾下,如此便有些蠢蠢欲动的人不自量力的来找事。
  正巧有点手痒的他们痛快淋漓的干了一架,但就在快到酒吧时眼镜蛇接到了一个电话。
  “你等我一会儿。”眼镜蛇皱着眉头挂了电话,旁边的几个少年挤眉弄眼的互相推搡几下。
  “谁啊,不会是眼镜蛇桑你的女朋友吧?行啊你!”
  “不是,是邻居家的小鬼在学校里闯了祸要我过去救场。”
  这话一说便不出意料的被嘲笑了。
  “就你现在这样子?怕是人家学校的门都进不了吧!”大和喷笑出声。
  
  想办法换了一身干净整洁的衣服,眼镜蛇受得伤不多,就仔细的给脸上的伤口贴上一块ok绷,身上乱七八糟的饰品也摘了个干净,一群人手忙脚乱的也总算是把眼镜蛇折腾成了一个看上去还过得去的普通的帅气少年,除了一头惹眼的金毛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了。
  眼镜蛇扯了扯身上的衣服,颇有些拘谨的感觉,他使劲搓了搓自己的脸,挤出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然后和同伴们挥挥手,向着目的地跑去。
  和学校门卫说明了来意,可能是准备起了作用,眼镜蛇很顺利的来到了办公室,刚推开门就被里面的阵势惊了一下,两方总共十几个小鬼头乌压压一片,一方领头的就是自家那个不省心的。
  因为人数众多,班主任老师只叫了双方领头人的家长,另一方来的是妈妈,正在一个劲儿的跟班主任道歉,但是显然她家的熊孩子没有半分悔改之意,依旧恶狠狠地瞪着村山良树。
  村山眼神放空,一脸状况外的公然走着神,眼镜蛇走近后他才猛然惊醒,他可爱的包子脸上顿时展开一个毫无保留的笑容。
  眼镜蛇伸手揉了揉村山的头发,“接下来交给我吧。”
  “thanks,欧尼酱~”村山拖长的奶音软得一塌糊涂,虽然这个男孩本身可一点都不软。
  村山的家长不管这些事,通常情况下村山闯了祸都是眼镜蛇来的,老师对这个笑容阳光的帅气少年还算熟悉,披头就是毫不留情的一顿臭骂,大致意思无非是好好管管、别让那个臭小子再胡乱生事什么的,眼镜蛇表面上十分附和,然而心里却一句都没听进去。
  他已经在想今天晚上会有什么好吃的菜了。
  这次事情并不严重,两方人在打起来之前就被制止了,因此班主任只是进行了口头教育。
  班主任不停地训斥了几十分钟,并勒令他们好好回家写检讨之后,终于放过了他们。
  “Cobra酱是又打架了吗?”村山指了指眼镜蛇脸上的ok绷。
  “要叫哥哥,小鬼。”眼镜蛇捏住了村山的包子脸,“有些不开眼的杂碎过来找死,给了他们一点小教训罢了。”
  毕竟他们年纪还小,虽然说是打架,其实在眼镜蛇看来也就是过家家的程度,一旁的小朋友都是第一次见他,打量的眼神中带着些许好奇。
  在听到眼镜蛇的话之后,顿时明白了些什么,再看向他的时候便又多了些敬仰。
  走到校门口村山向自己的伙伴道了别,就抓住眼镜蛇的手一起离开了。
  村山的手对眼镜蛇来讲还有点小,可以一把握住,手感肉肉的,就像握着一团热烘烘的肉团子。
  最后吃进嘴里会是满满的幸福感。
  
  “呐,Cobra酱。”
  “?”
  “你会一直帮我吗?”
  “哈?你在想什么呢!”
  两只手无意识的抓得更紧了一点。
  
  但是现实总是赶不上变化,后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无限高番长龙也的死亡以及无限高的倒闭,整个学校的人四散分离,眼镜蛇也是从那时候逐渐退出了村山的记忆,他搬走了。
  就那样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里,眼镜蛇并没有给村山留下太多的实物,而童年回忆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太过脆弱,它很轻易的就成为了村山记忆深处一个堆满灰尘的黑暗角落。
  那个有着好看笑容的邻居哥哥,在村山长大后,已经是很遥远很遥远的事情了,以至于他在再次遇见眼镜蛇的时候,只是觉得这个人很熟悉,却无法想起来究竟是谁。
  日子太过无聊,没有紧迫感,村山也懒得费脑子去思考这个问题,毕竟在他意识到这个问题时,眼镜蛇已经快速进攻逼近了他。
  快到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他就已经知道了眼镜蛇喜欢自己。
  眼镜蛇对他的特殊和感情,直白且几乎没有遮掩,在过了这么多年之后,这个人在感情方面似乎并没有什么长进,依然笨拙而小心,恍如当年。
  村山清扫干净记忆角落的灰尘,一点一点的回想起来,却发现眼镜蛇虽然改变了太多太多,时光已经把他从阳光灿烂的傻气少年变成了沉默寡言的冷漠青年,但在对待自己的时候,好像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但是村山依然搞不清楚自己的感情,他把自己裹进被子里,摊在床上的相册被拱到一边,脑子乱糟糟的,明明已经清楚了却比清楚之前更不明白。
  村山不讨厌眼镜蛇的感情,不排斥他对自己的接触,甚至对他的缓慢靠近有点小小的雀跃。
  说这是喜欢?那还缺了点什么。
  反正还有的是相处的时间,可以慢慢想明白。村山想,只要这个人不再突然消失。
  明天去问问吧。
  把一切都掰开来讲明白,总这样子不上不下的吊着,真是太难受了。
  可是在他问出那些话之前,就有巨大的麻烦找了上来。
  
  村山被暗算了,找上来的是社会上真正下手狠辣的混子,不怕事不怕死,只看钱做事。
  他一个高中生再能打,也敌不过一群提着刀的。
  

——tbc——
  

评论 ( 2 )
热度 ( 31 )

© 鸦兴 | Powered by LOFTER